沙桥门户网站>综合>马海德:和斯诺最早访问陕北并留下的美国医学博士,第一个加入中

马海德:和斯诺最早访问陕北并留下的美国医学博士,第一个加入中

[摘要]电视片一开场就伴随着雄壮的《学习雷锋好榜样》歌声,推出毛泽东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毛泽东重视共产主义道德建设毛泽东发起和倡导的全民学雷锋活动,是有深刻的思想基础和历史背景,体现了他对如何建设一个现

温/孙郭林

美国医学博士海德是第一位访问陕北和延安的高端人才。中国共产党和对人民充满希望的边区强烈地吸引他留下来,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献身。在延安,他迅速“革命化”、“中国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边区的医疗卫生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加入了中国国籍,并在中央卫生部担任重要职务。他为中国人民的健康事业无私地工作,直到生命的尽头。马海德在中国的成长和贡献是延安时期党的对外开放和引进人才政策的成功范例。

带着理想来到中国

1910年9月26日,一个男孩出生在纽约水牛城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他的祖籍是黎巴嫩。他父亲过去在巴黎的一家钢厂工作。他无法忍受老板的残酷压榨和工头的虐待。他移民到美国,在一家钢铁厂工作。他的父亲给他取名乔治·海德,后来在中国也叫马·海德。

◆马·海德

乔治在贫困中度过了童年。他永远不会忘记,有一次他因为试图吃鱼而被父亲毒打。父亲流着泪对他说:“你还年轻,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家不能吃鱼了。”父亲的话深深铭刻在他年轻的心中。从那以后,乔治再也没有提到吃鱼。他似乎突然长大了。不久,一场可怕的瘟疫再次袭击了乔治一家。像一群群倒下的贫困工人一样,乔治的父亲、母亲和弟弟也感染了严重的流行病。这时,一位传奇的老医生来到了这里,在疫区跑来跑去,为工人们救人,还来到了乔治的家。医生不仅带了药,还留下了一袋油腻的食物。这景象使乔治感动得流泪。他对母亲说:“我想成为那位老医生,去治疗穷人,让世界上每一个贫穷的家庭都吃鱼!”

贫困的家庭环境塑造了乔治的倔强性格,他努力走向理想的生活道路。1927年从当地一所高中毕业后,乔治被北卡罗来纳大学录取进行医学预科学习。1929年,他被黎巴嫩贝鲁特美国大学录取进行医学研究。1931年,他进入瑞士日内瓦医科大学学习临床诊断,并通过勤工俭学和奖学金完成了所有课程。他于1933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在学习期间,乔治遇到了一名中国学生,并向他学习了古老东方悠久灿烂的文化。同时,他也了解到中国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处于西方的统治之下。在那里,悠久的文明与落后共存,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此时,乔治正在研究东方的热带疾病。在他看来,中国正是理想的目的地。后来他看了一篇关于“中国上海是冒险家的天堂”的报道,非常兴奋。1933年11月,他毅然渡海,独自来到中国这片陌生的土地。乔治在上海光慈医院和雷士德医院工作,后来和两个同学开了一家诊所。虽然他的收入很低,但他仍然日夜工作来帮助死者和伤者,减轻人们的痛苦。

◆1936年6月,乔治和埃德加·斯诺一起历尽艰辛来到陕北苏区。他们在苏区的前后进行了访问和采访。

乔治最初计划只在中国呆一年,然后返回美国。但是当他看到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和政府腐败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时,他意识到中国人民不仅需要毒品,而且需要食物和衣服,这是他作为医生无法解决的。乔治意识到只有从根本上改革中国的社会结构,中国劳动人民的悲惨命运才能彻底改变。

在上海,乔治遇到了许多国际朋友,如美国的史沫特莱、新西兰的艾黎、德国的艾伯特等。1934年,乔治遇到宋庆龄。从她那里,他知道中国还有另一个世界,那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根据地。他参加了一个由住在上海的外国进步人士组织的马克思主义阅读会议,并开始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和研究中国革命。他走出诊所,去了几十家工厂调查职业病和营养不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社会的现实让乔治意识到,一个医生每天只能拯救10到100名病人,而糟糕的社会制度却产生了成千上万的病人和乞丐...为了拯救整个工人阶级以及穷人和病人,必须找到另一种方法。

一天,朋友史沫特莱给乔治带来了江西“苏区”的新鲜感人的消息。苏联人民作为国家主人摆脱剥削和压迫的新生活强烈吸引了乔治。他找到宋庆龄,并提议加入苏联驻江西部队,为致力于中国人民解放的伤病员服务。此外,他还说,如果有必要,他也可以拿起枪加入红军,一起与敌人作战。

乔治的愿望没有实现。这时,工农红军已经开始了战略转移,开始了长征。在此期间,乔治在继续行医的同时,在宋庆龄的指示下完成了许多保护地下革命工作者的任务。他经营的诊所经常是中国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联系和开会的地方。同时,乔治还为《美国工人日报》写文章,介绍中国红军长征,揭露中国社会的黑暗和国民党的腐败。

1936年春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从陕北给上海的地下党发了一封信,指示邀请一位“真诚的西方记者”访问陕北的苏区,并告诉世界他所看到和听到的。我们还将邀请“训练有素的西医”帮助陕北苏区创建医疗服务。一天晚上,宋庆龄邀请乔治到他家,转达了邀请,并为他安全进入陕北苏区做了精心周到的安排。乔治喜出望外,立即为上路做好了准备。当时,计划在访问结束后立即返回上海。

这是中共中央发出的第一个重要而公开的信号。与此同时,这也表明党对赢得自己奋斗的事业有着极大的信心,具有深远的意义。

陕北探险游

1936年6月,乔治躲过了上海国民党特务机关的眼睛,秘密地从Xi的北平加入埃德加·斯诺。7月初,他们从Xi(延安,当时在满洲里军的控制下)乘卡车抵达福石。然后在7月9日步行到安塞,红军前线指挥部的所在地。他们一到,就受到了一位温文尔雅的年轻“军官”的接待,他留着浓密的黑胡子,眼睛明亮。“军官”用流利的英语和他们说话,这让乔治大为吃惊。只有在谈话中,他们才知道著名的周恩来周恩来接待了他们。周恩来说:“我们欢迎任何访问苏联地区的记者或医生。阻碍你们访问的不是我们,而是国民党。你可以把你看到的一切都写下来,我们会帮助你从各个方面了解苏区的情况。”乔治没想到他刚刚到达这个“神秘”的地方,受到如此热情的接待,兴奋得彻夜未眠。

乔治在安塞呆了两天,和周恩来谈了他的访问计划和要求,得到了周的高度赞赏。第三天,周恩来派红军士兵护送他们,爬山越沟,冲破重重封锁,成功抵达陕北苏区中央委员会所在地——保安(今志丹县),受到了更隆重的接待。1936年7月14日,保安举行了一次盛大的会议来欢迎斯诺和乔治。毛泽东出席并发言。大多数中共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都和群众一起热烈欢迎第一批外国人。群众展示的欢迎标语用中英文写道:“欢迎美国记者到苏区调查!”"欢迎乔治医生到苏联地区工作!"

7月16日,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热情接待了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访问,中共中央派吴秀泉作为翻译陪同斯诺和乔治视察宁夏禹王堡。

同年8月16日,身着红军制服的乔治和斯诺来到红军总部禹王堡,受到中国人民抗日红军西野军司令员兼政委彭怀德的热烈欢迎。在南苑举行的军民大聚会上,俞王保、斯诺和乔治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观看了红军的演习,愉快地骑上了第一红军赠送给他们的战马。他们高兴地在田野里跑了几次,让很少看到“大鼻子”的红军战士看到这种奇怪的风采,并欣赏西方人的友谊。

因为乔治懂阿拉伯语和阿拉伯语,当地回族对他有特殊的信任和尊重,视他为来自麦加的“哈吉”,并经常邀请他在家吃饭,与他亲切交谈。乔治对待当地的回族,教他们卫生知识,很快就和他们融为一体。第一红军和第十五红军请他帮助回族的工作。因此,他把我们党的民族和宗教政策翻译成阿拉伯文,要求红军战士在墙上画“猫和老虎”来宣传,这对号召回族人民支持红军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他高超的医术和对群众的热情态度赢得了回族人民的喜爱。

乔治在禹王堡逗留期间,得知有许多回族人姓马。宁夏也有一句谚语:“十匹马中有九匹会被归还,一匹不姓马就姓哈。”为了表达他与回族兄弟和中国人民永远友谊的愿望,乔治决定把他原来的名字从乔治·海登改为马·海德。

四个月后,当斯诺完成采访并离开边境地区时,马海德改变了原来的“访沪归来”计划。他对斯诺说:“这里的医院、群众和病人都需要我。我决定留在陕北工作,为中国革命做出一些贡献。”这一决定将马·海德的人生道路引向了一条全新的革命道路。

宝塔山下的全能医生

1937年1月,海德带着宋庆龄送给他的医疗包,带着他的部队进入陕北延安。他在进行调查研究的同时,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诊疗工作。1937年2月,马海德因其杰出的成就而被授予中国共产党党员的荣誉。他说:“从现在开始,我能够作为主人而不是客人留在这个伟大的解放事业中,我感到非常高兴。”

到达延安一个多月后,他巡视了陕北各地的医疗单位,掌握了大量的真实材料,向中央政府写了详细的调查报告,并提出了改善苏区医疗事业的建议。毛泽东非常欣赏他的专业报告,接受了马海德参军的请求,任命他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卫生顾问。抗日战争爆发后,马海德还担任八路军卫生部顾问,并在山西五台山八路军总部与部队合作。这时他才26岁。

◆毛泽东和马海德1939年在延安。

1937年底,马海德奉命返回延安,修建陕甘宁边区医院。1938年,宋庆龄在香港成立了保卫中国大联盟。宋庆龄委托马海德定期向联盟汇报陕甘宁边区的医疗卫生情况。通过联盟,她呼吁海外国家提供国际援助。因此,边境地区获得了许多急需的医疗设备和药品。1942年,马海德被转移到延安和平医院。在他和卫生部同志的共同努力下,陕甘宁边区形成了以白求恩国际医院为总医院的边区医疗网,共有8所中心医院和24个分支机构,床位约11800张。这些医院为边境地区的军队和平民提供强大的医疗保障。在延安,马海德很快学会了当地语言。八路军战士和当地人民都愿意见到这位大鼻子的“马医生”。因为医生很少,他几乎成了全科医生。此外,他经常被要求修理手表、眼镜、钢笔、打火机等。他总是热情且乐于助人。他已经成为宝塔山博士的全能医生。

在延安,除了担任卫生部顾问之外,马海德还有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保证党中央领导的健康。马海德尽了最大努力完成了这项任务,从而与中国共产党的许多高级领导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邓鹰巢是马海德在延安的第一个病人。她在长征中得了肺结核,没有接受药物治疗。马·海德给她讲了一个“土方工程”,他取下洞穴的门板,躺在上面晒太阳。果然,邓·鹰巢的肺病被马·海德“治愈”。

毛泽东主席在长期的革命斗争环境中养成了夜间工作、白天休息的习惯。从医学的角度来看,马·海德帮助毛泽东调整了他的生物钟,以确保他能够完成对全国抗战的指导。他经常邀请毛主席参加各种体育活动。当他发现主席患有轻微风湿性关节炎时,他开始陪他散步。

当时,马海德也有一个关键的医疗保障目标,即王稼祥,他当时是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部主任。在长期艰苦的革命环境中,王稼祥积累了大量的工作,患了各种疾病,身上还有几枚弹片。海德开了正确的药,并很好地照顾了他的健康。每当王稼祥感到不舒服时,马海德就日夜守在他身边,直到他的病情好转。

在延安,周恩来有一次骑马时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摔断了右臂。马海德立即组织了延安的印度医疗队的著名医生,如苏华和柯蒂斯,进行会诊。尽管当时边境地区的医疗条件很差,但马海德仍然抱着非常负责任的态度,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周恩来疗伤,直到中共中央决定把周总理送到苏联治疗。

董吴彼、吴张羽、林曲波、徐特立、谢觉哉等领导,以及大多数从前线来延安述职或开会的领导同志,都接受了马海德的体检或治疗。马海德说:“这些同志正在用自己的生命为中国人民的未来幸福而奋斗。我们必须确保他们的健康。”

马海德对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人的关心和热爱甚至从健康领域发展到了安全领域。1937年11月,八路军政治部宣传部摄影主任许萧冰到机场为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拍照。这是他参加革命后第一次给毛主席拍照。当他刚拍了一张照片时,突然一个外国人把他拉到一边,问道:"你从哪里来?"许萧冰说:“我是一名宣传人员,组织通知我拍照。”然而,这个外国人仍然持怀疑态度,纠缠他,直到有人向他证明许萧冰的身份。后来,许萧冰得知这个外国人是一个名叫马海德的医生。但当时他是如此的激动,拍照的机会被错过了。后来,在熟悉了马海德之后,许萧冰总是跟他开玩笑说:“马博士,当我在机场拍照的时候,你怀疑我对领导们的安全。这是你的责任吗?”马海德害羞地笑了笑,然后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我不能这样做?!”

忙于几项任务

马海德投身于中国革命,并做了许多超出医学范畴的工作。在延安期间,马海德担任中共中央外事组和新华社的顾问。他经常接待来访延安的国际友人,并积极参与外事活动和宣传工作。1937年11月,他帮助新华社建立了英语部门,并开始向国外广播英语新闻。他还为当时中央政府出版的对外宣传刊物《中国通讯》撰写文章。

1944年初冬的一个晚上,延安的美国军事观察队的大门被敲开了。已经在延安定居的是马海德。进入延安后,美国军事观察小组的军官很快就熟悉了马海德。马·海德深夜来访是为了找到他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家乡西蒙·希奇。走出观察组的大门,海德神秘地告诉希契:“一个老朋友现在想见你。跟我来,你很快就会明白。”

令希奇惊讶的是,马海德总是带他去毛泽东的山洞,在那里中共中央的几个主要领导人已经在等他了。毛泽东直截了当地告诉希契,他希望当他回到美国时,他能提交一封朱德总司令给美国海军上将欧内斯特·金的信。

原来,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已经意识到美国特使赫尔利站在蒋介石一边,所以他们决定绕过赫尔利,与华盛顿直接接触。西蒙·希奇上尉是美国军事观察小组中唯一的海军军官。到达延安后,他的热情和正直给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因此,每个人都认为希奇是最适合承担这个秘密任务的人。许多年后,希区柯克夫妇发现了朱德从美国国家档案馆写给金上将的信。虽然中美之间的这段秘密历史早已成为历史,但它也记录了马海德参与中国革命和对外活动的情况。

1945年8月的晚上,日本宣布投降,延安沸腾了。人们聚集在一起敲锣打鼓,手持自制火炬,游行庆祝八年抗战的胜利。海德和美国军事观察小组在一起聚会。他们都喝醉了。

1946年,马海德还参加了军事调解执行部的工作。军事调解执行部是由共产党、国民党和美国三方代表团在北平成立的。在这里,他名义上是中国共产党代表团的医学顾问,实际上,他检查备忘录的英文翻译。此后不久,作为中国解放区救济协会的医疗顾问,他联系了联合国救济和恢复管理局和美国红十字会的人员,积极寻求他们对解放区的援助。

收获爱情

海德是一个精力充沛、热情洋溢的人。除了工作,他还参加一些文学和艺术活动。唱歌、表演和跳舞是他最喜欢的。

1940年春节,毛泽东穿着棉大衣,坐在长凳上。他和大家一起参加了春节联欢晚会。这个节目是由阿佳和方华表演的“钓鱼和杀人家庭”。在那个时候,穿着大龙袍的演员手里拿着“天上的上帝保佑人民”的牌子走上舞台,在正式演出前跳舞是一种习俗。这被称为“跳跃和增加官员”,意在保持安静。谁知道,那天晚上的“跳楼加官员”不仅没有一片安静的场地,反而引起了一阵笑声和掌声。毛泽东也开怀大笑,来回跌倒,说:“这个马·海德……”原来,是美国医生马·海德在舞台上“跳枪”。我看见他穿着一件大龙袍,戴着一顶黑帽子,穿着一双高底云靴。虽然他画了一张大脸,但他高高的鼻子和大眼睛显示出他是一名外国官员。他嘴里喃喃自语,祝观众新年快乐。毛泽东和观众大笑起来。1941年1月6日,抗日军政大学合奏戏剧《延安三部曲》。海德和陈波儿、郑律成在同一个舞台上表演,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卸妆后,他深深地向导演袁牧之鞠了一躬,微笑着说:“谢谢导演发现了我的才华,培养和引导了我更多!”他看起来很自豪。

马海德和周苏飞的结婚照。

令马海德高兴的是,他也在延安获得了甜蜜的爱情,并与鲁迅艺术学院戏剧系的学生周苏飞终身成婚。这场婚姻也是命运。1939年冬天,周苏飞感冒鼻塞。她很长时间没有恢复。她去延安市医院治疗。那天,碰巧外国医生马·海德正在接受治疗。马博士非常认真热情。看到疾病后,周苏飞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马海德被病人的东方女性美深深打动了。第二天,他写了一张便条,要求周苏飞按时服药,尽快康复。周苏飞的心很温暖。

当时延安每逢周末,许多单位都举行舞会,各方人士可以自由参加。坐落在延安城东10里处的桥儿沟的鲁艺,利用一座旧天主教堂做舞厅,地面平滑,且有像样的乐队伴奏,是延安最好的跳舞场所之一。自从给周苏菲看病后,马海德经常骑马去那里参加周末舞会,并主动邀请周苏菲跳舞。当周苏菲说不会跳时,马海德自愿当起了教练。一来二往,两人的感情逐渐加深。终于,两个月后的1940年3月3日,30岁的马海德与21岁的周苏菲,牵手来到中央组织部申请结婚。得到批准后,他们又到边区政府

黑龙江快乐十分 易胜博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快3


© Copyright 2018-2019 ohgahall.com 沙桥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